华语辩论世界杯又中奖?为什么世界杯总能想出好辩题?

2022年11月13日 0 Comments

两天前#高拉特入籍中国#上了热搜,球员高拉特已经同意未来入籍中国,代表中国队参加世预赛。

原因无他,华语辩论世界杯的辩题“归化运动员有利于/不利于中国体育的发展”,意外地撞上大热点,又意料之中地展开一系列理性讨论。

今年,这已经不是华语辩论世界杯比赛第一次赢得广泛关注,四月份“‘德云女孩’现象是传统相声的复兴/衰败的表现”,因为张云雷事件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。

“针对偶像明星的鬼畜文化是/不是网络暴力”,蔡徐坤的粉丝又为辩题贡献了一波热度。

“互联网行业中,‘996’工作制合理/不合理”,互联网从业者的痛值得大家好好思考和讨论。

我不禁疑惑,从网辩到实体赛,从地区赛到全国赛,从报名赛到邀请赛,大大小小的辩论赛加起来,单我知道的就二十几家。为什么偏偏世界杯的辩题这么能引起反响?如果说偶尔一次能叫做幸运,那么又如何解释一次又一次呢?

辩论赛的辩题经过了多年的发展,从2001年“金钱是不是万恶之源”,到慢慢引进奥瑞冈等赛制来讨论社会政策,再到价值辩、哲理辩。

辩论资源较好、水平较高的地方,大家在不遗余力探讨“辩题该是什么样子的”“辩题能是什么样子的”“什么可辩、什么不可辩”。

如果是学生会等学生组织来出题,大多会从历年大型比赛中抽取一些题目,但是却很少深入考量。

这种情况在政策辩中尤其让人难受,有些线年就开始被讨论,如今算一算,十年已经过去了。

当初的新话题成为了老生常谈,当初的乱象早已被越来越成熟的制度规范,当初人们的偏见早已消失……

辩友的原话是:“这个话题已经失去了可探讨性,我希望能说点真正有用的内容,而不是在一个没什么可辩性的话题上,玩弄辩论技巧。”

比如“和大怨必有余怨,安可以为善/和大怨必无余怨,亦可以为善”,我先不说这个辩题对正反双方立论是否公平,单说这个绕口的古语,不知道台下几位观众能听懂。

整场讨论下来,辩手在台上唾沫横飞,观众在台下一脸迷茫。对谁而言,都是惨剧。

话说回来这次的华语辩论世界杯,幸运地碰上了相关的话题,只能说是锦上添花。

德云社被粉丝们戏称为亚洲第一男团,接近百位的哏们各有各的特色,不仅有郭德纲、岳云鹏这些已经算是家喻户晓的演员,也有张云雷、孟鹤堂、张九龄、郭麒麟等年轻的演员。

德云社的粉丝构成,也从最初的大老爷们满席坐,变成了……你以为我要说“妇女能顶半边天”吗?其实,现在德云社的男粉,已经快抢不到票了。

为什么会这样?我一哥们有次看到张云雷相声,问我:说相声的现在都这么帅了?

女粉丝们唱起来《挡谅》《照花台》《探清水河》,说起来贯口,更是能把演员都吓一跳。粉丝追星已经如此优秀了。

德云社的粉丝构成,已经成为了一种值得演艺界、传播学、民俗学去研究的社会现象。

各方也有许多争议:带着荧光棒听相声,相声秒变演唱会;演员越来越迎合粉丝的口味,传统内容越来越少……

在把这个具有争议性的群体“德云女孩”找出来之后,世界杯并没有简单地讨论好还是坏。

我个人的理解,好与坏的范围太大,不容易聚焦。所以干脆题目来主动帮你聚焦。

既然大家争论的是“这是相声发展新形式”和“这是破坏传统相声”,那来谈谈这种粉丝文化对于传统相声的影响。

这个题目更妙的一点在于,它的出发点不仅仅是充满热度的话题和群体,更是对于文化传统、发展和创新的探讨。

所以我认为,一个真正好的辩题需要有:真实的社会现象、具有争议的话题,和充满现世价值的出发点。

最近两年辩论圈一直在说求新求变,我希望“辩题”可以是下一个我们讨论的重点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